源于土地与日常生活的诗意建造:蔡宅豆腐工坊与横樟油茶工坊

       

Abstract

     如何赋予乡村的地方产品更高的文化与经济价值,让它们在当下能够被更多人接受和喜欢,从而让村民继续加工与生产,是乡村经济与社会复兴过程中的难点,也是突破点。在这种背景下,DnA建筑设计事务所在松阳设计的当代乡村工坊系列可谓是一种大胆而创新的实验。文章从功能定位、空间氛围、在地建造等角度对其营建过程中的策略与方法进行了分析。面对新时代的乡村,基于土地与日常生活的乡村工坊建设不仅是复兴乡村的有效途径,也是让建筑获得诗意,让建筑师获得力量的可能方式。

豆腐工坊全景

项目概况

项目名称: 豆腐工坊

项目地点: 浙江省丽水市松阳县蔡宅村

项目功能: 工坊

建筑面积:1200 ㎡

建成时间: 2018.12

项目建筑师: 徐甜甜 

业主方: 松阳县大东坝镇蔡宅村股份经济合作社

建设单位: 浙江中邦建设工程有限公司

材料与设备供应单位: 上海融嘉木结构房屋工程有限公司

项目名称: 油茶工坊 

项目地点: 浙江省丽水市松阳县横樟村

项目功能: 工坊

建筑面积:580 ㎡

建成时间: 2018.12

项目建筑师: 徐甜甜

业主方: 松阳县大东坝镇人民政府

建设单位: 浙江中邦建设工程有限公司

材料与设备供应单位: 浙江中邦建设工程有限公司

1 作为一种新建筑类型的当代乡村工坊

建筑的类型是对于生产、生活方式的回应,所以在一定时期,建筑的类型总是相对稳定的,但是当社会发生改变的时候,往往意味着新的建筑类型出现,现代建筑的发展与演变的历程,其实也是不同建筑类型消失或诞生的过程[1]。在建筑师徐甜甜所参与的松阳乡村复兴中,我们就看到了一种新的乡村工坊的诞生。之所以说这些工坊是一种新的类型,因为它们不再只是单纯的农产品加工作坊,而是融入游客参观体验、村民活动、活态博物馆等功能的复合体,而且非常巧妙的是这种功能的融合并不是简单生硬的拼合,而是顺势而为的自然呈现,因为地方特色产品的加工,其制作过程本身往往就具有很高的观赏与体验价值,工坊也是游客与乡村、村民真正相遇的最佳场所。几年下来,事实证明这种类型的建筑是有效的,因为这些建筑的出现,催生了相关的产业,也激活了社区,甚至带动了一些传统种植景观的恢复[2]

就松阳的乡村复兴来看,其实也经历了多个阶段,从早期的老建筑的保护、修复,到之后的利用老旧建筑开办民宿,再到现在以工坊为代表的乡村产业复兴[3]。针对那些岌岌可危的传统建筑,保护与修缮当然是需要的,但是受制于资金,往往力不从心,而且修复之后如何使用也是难题;民宿固然是一条很好的经济发展之路,但毕竟只适合于少数景观资源良好的乡村,其经济回报在很大程度上和村民本身没有太大关系。各种各样的地方农业产品,是每个村庄都可以生产出来的,因为这是它们数百年来在各自的地方可以生存发展的根本,可是困难在于如何赋予地方产品更高的文化与经济价值,让它们在当下能够被更多人接受和喜欢,从而让村民继续加工与生产。

在这种背景下,DnA建筑设计事务所(后文有时也用其主持建筑师徐甜甜作为代指)在松阳设计的当代乡村工坊系列可谓是一种大胆而创新的实验。蔡宅豆腐工坊与横樟油茶工坊就是最近完成的代表性案例(后文简称“豆腐工坊”和“油茶工坊”),它们让地方产品获得了新生,不仅让很多的本地年轻人和外地人回到乡村创业,也恢复了传统景观。兴村及其周边地带本来是广泛种植甘蔗的,后来因为传统红糖加工业的衰落,种植的人越来越少。因为红糖工坊的出现,让村里的人重新看到了红糖生产与加工的效益和商机,于是越来越多的人重新开始种植。豆腐工坊、油茶工坊的建成使用,也会激发相应农作物的种植,如此下来,曾经消失的农业景观又渐渐回到村民的视野之中,让他们感到安定和自在,也更有地方归属感。我们常说村里的事情宜引导,而不能强迫;引导也不是简单的说教或示范,而是基于产业和市场的自然激励,只有如此,这种引导才真正有效,如此的复兴也才真正可以持久[4]

油茶工坊建筑外观

2 源于日常生活的诗意空间

工坊里的空间氛围与场所景观有很强的仪式感与戏剧特征,油茶工坊里从瓦屋面上倾泻下来的一束束有力的光线,红糖工坊里极富舞台动感的加工、旋转升腾的蒸汽和光线的交融,无不呈现出一种强烈的内在张力和动人效果[5]。生产加工的过程,就像一幕幕戏剧,在生产者、观赏者面前层层展开,充满了观赏性和愉悦感,但这又绝不是单纯的表演,因为它们是真实的生产和生活。不过,在特定的光线氛围下,这种生产呈现出一种“不真实”的味道:红糖工坊里,空气都是甜的;油坊里,当水车启动后,石磨上传出低沉的稻谷碾压声;豆腐工坊里,从一排排锯齿状的高侧窗下投下的光影,让日常的豆腐加工充满了欢快的节奏。“光线”“气味”“声音”“节奏”“氛围”也是徐甜甜讲述自己设计理念时常用的词语[6],这一点让笔者想起了卒姆托(Peter Zumthor),从日常生活中的点滴观察和感受入手,然后用强有力的建筑语言表达出来[7]

豆腐工坊参观路线

豆腐工坊一层平面图

身处系列工坊动人的空间里,除了“诗意”,笔者找不到更好的词语来形容。这种诗意,一方面是建筑师的匠心设计,另一方面源于生活和场地本身。如果说豆腐工坊、红糖工坊是空间和生产相遇后的诗意,油茶工坊则更多是场地上的水系与建筑相遇后的诗意。老油坊在那里已经存在近百年,其实它不仅是个油坊,还是个水磨坊。它将一条水渠巧妙地引入建筑,通过水的落差驱动水车的旋转,再利用一套精密的装置将动力传递给磨盘和米舂,而且巧妙的是,通过调节水量便可以控制磨盘的旋转速度。随着时代的发展,水磨坊和传统榨油车尽管已经不再成为生活的必需,但在当下依然有不少村民和游客习惯于传统的食物加工与制作方式,所以油坊的加工与展示不仅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也具有一定的市场需求。为了满足加工生产的需要,老建筑旁增加了两个坡屋顶的小房子,一段“U”形的石头片墙将几个新老建筑围合起来,构成一个微型聚落。为了便于村民和游客在此处开展体验与休闲活动,建筑师巧妙利用场地上的高差,在老建筑的阁楼高度设置了一段参观体验的通道,可以直达小溪边的室外休息平台。如此下来,油茶工坊的流线和空间起承转合,如同一个微缩的园林,人在其间可穿越、转折、环游、上下,过程中伴随着屋顶上投下的一束束纤细的光线,饶有趣味。走在这个空间里,你会闻到油茶的浓香,听到磨盘低沉粗糙的碾压声、水车旋转的吱呀声以及水在石头上的撞击声,传统的油坊与磨坊此刻更像是一个感官的容器,古老的生产与加工在此转化成某种精神性的力量,直击人的内心。

豆腐工坊室外

豆腐工坊建筑与村庄

豆腐工坊室外

豆腐工坊的空间组织与其他工坊一脉相承,生产加工、游客体验、村民日常活动平行展开,最后相遇在最高处的共享阳光大厅,不过与其他工坊不同的是,建筑室内空间通过层层台阶将场地的高差清晰地呈现出来,基于一点透视的空间构成与直线型的流线组织,让空间更加深远,人在其上的穿行有着强烈的仪式性特征[8]。生产、生活、体验的大戏也在此再次上演,而且各层场景重叠交错,使得日常生活的魅力自然呈现。如果说油坊设计中,建筑师的策略是将建筑隐藏后让人再去发现迷宫般的空间,豆腐工坊里则是更加简单清晰的空间构成和流线组织。大量玻璃的使用,使房子的功能与结构几乎一览无余;室内的层层平台与头顶无处不在的高侧窗时刻提醒着大地与天空的存在,天、地之间,似乎一切消融,只剩下层层跌落的屋面,不过,屋面在室内看起来更像是一个个“棚子”。建筑师要的就是这种空间状态:让日常性的豆腐生产与休闲体验在阳光中自由欢快地进行与交互,在这个过程中,人的视线也在“平远”和“高远”间不断切换,让诗意扑面而来[9]

左图:豆腐工坊分析图 

右图:豆腐工坊墙面&屋面做法详图

左图:豆腐工坊室内光影

右图:豆腐工坊生产活动

左图:豆腐工坊室内空间

右图:豆腐工坊剖面图

原文扫描

(图片图纸均由DnA建筑设计事务所提供,摄影师:王子凌)

参考文献:

[1][美]拉普普特. 文化特性与建筑设计[M]. 常青,译.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4:2-8.

[2]王峻, Eduard Koegel, Aric Chen, 徐甜甜. 乡村变迁,松阳故事[M]. Aedes, 2018:10.

[3]胡卫亮. 松阳县历史文化村落保护发展的实践与思考[J]. 新农村,2014(7):14-15.

[4]罗德胤. 村落保护:关键在于激活人心[J]. 新建筑,2015(1):23-27.

[5]王维仁.村落叙事空间再思考——从浙江松阳樟溪红糖工坊谈起[J]. 时代建筑,2017(1):78-83.

[6]徐甜甜.“空间·光线·风景”:松阳大木山茶室[J].世界建筑,2016(2):116-119. 

[7][瑞士]彼得.卒姆托. 建筑氛围[M]. 张宇,译. 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10: 29-34.

[8]陈洁萍.场地书写[M].南京:东南大学出版社,2011:51.

[9]王澍. 隔岸问山——一种聚集丰富差异性的建筑类型学[J].建筑学报,2014(1):42-47.

完整深度阅读请参见《时代建筑》2019年第1期 建筑师介入的乡村发展多元路径,贺勇 《源于土地与日常生活的诗意建造:蔡宅豆腐工坊与横樟油茶工坊》,未经允许,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