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闻家乡豆腐香

又闻家乡豆腐香

文/王胜勇

过了农历腊八节人们就思谋着准备过年了,过年是老百姓一年中最隆重的大事,咱村里无论是富裕的人家,还是贫穷的人家,过年的程序基本一样,先打扫家,再做吃的,记忆中首先是做豆腐,蒸花糕、大馍馍,做糕。

因爸爸在太原上班,一年中回家次数很少,回家过年,也是在年三十前一两天才回家,所以过年的一切准备,都由母亲计划张罗亲手完成,还有家里的姐姐、哥哥在母亲又教又催又骂又打中力所能及的参与下,共同完成过年的一切准备。

腊月二十左右,家里就开始做豆腐了。将拣好干净的黄豆放入几个铁瓷盆中,加入一定比例的水,浸泡三天,然后再倒入平时担水的两个铁水桶里,将装着黄豆的水桶,担到磨房,此时已有不少人家己在排队等待,把桶排好队,一家一家往前挪。磨房在村子的西侧,当时往来火车站时必路过它的大门口,里边是一个大院子,转圈盖了一排房,是村里办的给村民提供加工粮食等生活用品的加工厂,是村集体的产物。磨豆子的机器俗称钢磨,把黄豆倒入料口,几分钟使变成了豆浆,再担回家中,谁挑的担子没记往。家中日常做饭的大锅已准备好,坑上放好借来做豆腐的专用大盆----“五分盆”,帮忙的邻居也各就各位。豆浆倒入大锅,柴火点着拢在锅底,再添上几铲煤,拉开风箱,随着“忽嗒、忽嗒”的抽拉风箱声,锅开了,开始卤水点豆腐了。风箱在当地是做饭时用来吹风旺火的手动设备,拉风箱是件力气活,现在用的少了,都用电吹风机了。

在这里我插一段妈讲过的一件往事,大姐生性聪明但手慢,因排行老大,家中活计有时需给妈帮忙搭手,因家中上无老人搭手指教,下还有一群孩子等待穿衣吃饭,日常生活全靠妈一人担当操持,迫于生活压力故妈性情急燥,如果跟不上她的干活节奏或达不到她的要求,轻者责骂,重者用肢体表达。有一次,烧火做饭,大姐拉着风箱,不知何故,差点把火熄了,母亲一看,又是一顿责骂,每谈起此事,母亲有一种深深的自责,感到有好多亊愧对大姐。现在,母亲有病,命运坎坷且已过耳顺之年,大姐和二姐日夜照看她……。

随着温度的升高,豆浆在锅里翻滚,把块状褐色的卤放入舀水的水瓢中,就地兑上适量的豆浆水,轻轻地均匀地一点一点地洒入锅中,豆浆慢慢地凝结成絮状块,然后用瓢舀入专用大盆“五分盆”中,用笼布过滤掉水后,把未成型的豆腐用笼布包住,上面用重物压实定型,经过半小时左右豆腐定型了,然后把整块豆腐切成20厘米见方的小块,放在桶内或大盆内,加凉水浸泡。为了保质多放一段时间,一般储放在比较凉快的阴面家,准备几天后过年享用。以上做豆腐过程由几人配合完成,主力当然是母亲。

劳累了一天,晚上要睡觉了,因做了一天豆腐,锅灶相连的睡觉的土炕烧的滾烫,不能躺身,平时大家为了暖和,都想睡在离锅灶近点的地方,现在都躲着。我记的有一次烫的睡不着,反来复去就像烙饼,不知多久迷迷湖湖睡着了。

本期编辑:仲阁 

作者简介

王胜勇:山西省原平市阳武一村人,现供职于太原某大型企业。

草根文化园cao  gen wen hua yuan

本平台属于公益平台(无稿费),致力于中华传统优秀文化的传播和文学创作!

《草根文化园》长期征稿,投稿请附带相关图片,欢迎各类文学、艺术作品原创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