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北极以北,往赤道以南,然后……在南极结婚!

     

2015年的暑假我看了一部真人节目《侣行》,这个节目到现在已经4季了。讲述的是一对情侣张昕宇和妻子梁红在旅行途中的事情。

张昕宇是谁?

他是一位北京纯爷们,他和妻子梁红从2008年就开始计划旅行,他们要求去看看世界,过不一样的生活。

为了这个旅行他们花光了家产,走遍了全球200多过国家,由南到北,见过了北极以南,赤道以北的美丽,也亲身感受过残酷无情的战火,他们数次冒险,将生死渡之身外只是为了探索呈现这个真实的世界。

他们的青春

张昕宇和梁红是两小无猜的青梅竹马,他们俩人之间没有谁告白谁的戏码,而是这样心有灵犀自然而然的在一起了。

还在小学,张昕宇就想着结婚的事。有天跑去问老师“地球哪里最远?”老师说“南极”。他就跑去跟梁红说,“那我们以后就在南极结婚。”

看起来像小儿玩笑的一语句,没想到后来竟成了真。

节目播的时候总有人质疑他们,说他们是富二代,家里很有钱,不然这样的旅行他们怎么能败的起。张昕宇说:他们不是什么富二代,他们的钱是靠自己挣来的

1998年,张昕宇刚当兵回来骑摩托被撞,医院的诊断仿佛一个晴天霹雳,要截肢。

张昕宇问:“如果我截肢了,你还跟我吗?”19岁的梁红擦干眼泪说:“跟!”简简单单一个字,爱全在里面。

后面的路,他们患难与共。那一年,张昕宇躺医院里,腿保住了,体重却直奔270斤,从此有了绰号“270”。那一年,梁红每月200多元伙食费,近两百都花在了他身上。

张昕宇因为不想去动物园工作,于是就此部队退役下来了。两人刚入社会时,准备自主创业,他们尝试过很多行业,也像普通人一样挣扎奔波于生活。开货车、开修理铺、卖羊肉串、承包公共厕所、开冷饮摊、自制豆腐机……首饰加盟连锁,鼓捣机械外贸进出口,积累人生的第一桶金。

张昕宇在文章《我们如何挣到人生的一百万》里写道:“我只记得,最辛苦时,我一个月要用掉30张机票,12张火车票,2张船票。那几年,很少在床上睡过一个完整的觉。”

“生活里就只有赚钱。”

那时的张昕宇 ,比起现在的疯狂,有过之而无不及。

买豪车出手就是一种颜色来一辆,买50多辆二手车去飙车,在直升机尾巴上绑鞭炮……“富一代”的生活,是你想不到的疯。

改变他们的是2008年的汶川地震,地震后的第三天,张昕宇和朋友组了个救援队,他们带上设备和物资去了汉旺。

到了现场后,他们看见震后的残垣断壁,从废墟里挖出受难者的遗体这些震撼着他的心。张昕宇说:“我们当时挖了10多具尸体,想着家属至少能见到人了。”

后来在一个工厂宿舍旁,张昕宇操作的凿岩机不小心砸进了一个女孩身体里,女孩父亲就站在一旁。但那位父亲一句责备都没有,反而静静地说起22岁女儿的一生。

从不落泪的张昕宇那天哭了。回北京的路上他一直在想,人这一辈子到底应该怎么活。

到京后他患上了抑郁症,脾气日渐暴躁起来,人也慢慢沉寂颓废下来了。在这期间梁红一直陪着他。几个月后,他问梁红,“再赚钱,也成不了比尔盖茨。要不咱换个活法?”

梁红说:“好。”

明天和意外不知道哪一个先来,不如趁着死亡来临之前,把你想做的事做了,让闭眼那天少点遗憾。

于是他们放弃了富裕的生活,去探索,去冒险。一句简单的话,他们花了五年的时间做准备。做预算,考直升机、帆船、滑翔、潜水各种证,学习天文、地理、人文等各种知识……

一起经历不一样的世界

在旅行途中领略了许多大自然赋予的美好。他们在苏里南的上空,感受大地的磅礴。

在乌拉圭的傍晚,手牵手看夕阳西下。

在南美洲,见了无数稀奇的生物。

他们还遇见了印尼的粉红色海滩

在安第斯山脉,邂逅了很多可爱的小家伙。

在东非看动物大迁徙

他们还在南非完成了中国人第一次氦气球飞行,上演了一幕真实版的“飞屋环游记”。

还在世界最北的城市朗伊尔城,邂逅了极光。

他们看见世界上平和美丽的风景,同时也看见了这个世界的残酷。黑暗里人类冷酷无情的罪业,苟延残喘但又充满希望的眼眸。

第一站他们去了那个被誉为“天使之城”的死亡圣地索马里,这座城市已经是满目疮痍,四处都是残垣断壁,路人神情警惕,基本上全民手都持枪。

最让人震撼的是,这位被双腿被炸到皮开肉绽的男孩,他的家人都在爆炸中丧生。但他依然抬着头,神情充满希望的在笑。

梁红看到时心里一酸,她问“不痛吗?”“为什么还能这么坚强的在笑呢?”

男孩则回到:“至少我还活着。”

这一句话是充满希望的,但又让人心酸。

他们还去探访伊拉克的武器市场

与秘鲁的缉毒部队一起深入丛林,炸毁毒贩老巢。

5去哥伦比亚,采访当地的黑帮老大。

他们了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冒着可能被辐射,5年不能生育的风险签了生死状。

这是一位叙利亚的大婶自己在修两座坟,一座是6她儿子的,另一座是儿媳妇,他们刚结婚才一个月。

这个女孩曾受恐怖组织性虐长达8年,梁红面对她泣不成声,女孩却微笑着说:“没关系,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何其幸运,我们不是生在和平时代,只是生在一个和平的国家。

在纷飞战火中,他们也一次次遇见希望与温暖。

在伊拉克巴格达废墟之上,他们看到一位安详的老者,城里发生爆炸,他拉起大提琴为亡灵超度。

在沙滩上踢球的独腿足球队……

伊拉克难民营出生的孩子,他们笑容灿烂,觉得现在的生活很幸福。

他们几经历险,陷入困境,最惊险的一次是在阿富汗,这个充斥着战火,叛军,内战的国家。在中东的路,张昕宇感慨最多的却是:“人命就是四毛五美金啊(一颗子弹的价格)……”

走了这么远,张昕宇一直铭记不会因为走得太远而忘记为什么出发”这句话。

成为更好的自己

他们这这个黑暗的仿佛没有被神庇佑的国度,想为他们找到光明。这座阿富汗的巴米扬大佛在2001年被塔利班炸毁,十几年来,多个国家的专家试图复原,均未能如愿。

他们运用现代光影技术,还原了2001年被炸毁的巴米扬大佛,让世界再看大佛一眼。


2015年6月的夏夜,当张昕宇触动开关的那一刻,空洞整整15年的寂黑废墟,陡然一束金光,犹如神迹,大佛重生。

光亮那一瞬,所有人都沸腾了,有人哭有人笑,有人唱歌有人鼓掌。老人们泪流满面,激动说着大佛回来了。年轻人竖起大拇指,一起高呼着“秦”字(当地语言中国的发音),感谢中国人的礼物,提醒他们,大佛没有死……

如此夜色,大佛的金光普照着大地,普照这个满目疮痍,战火连天的国家的和人民,这是他们的信仰。


点亮的大佛,引来国际瞩目。CNN盛赞这场还原:“黑暗并不能帮助我们驱散黑暗,只有光明才能做到。”

可这一举动也让他们深陷危险之中,他们引起了恐怖组织塔利班的不满,塔利班发布通缉令,5万美金一颗人头。为了躲避塔利班的追杀张昕宇团队不得不暂时消失了9个月,侣行节目也被迫下架。

一时流言四起,无数关系《侣行》的网友问他们还活着吗?现在在呢?他们当然还在,在暗处默默坚守着。在前往四大无人区的新旅途中,他们专程回了躺汶川,这个改变他俩人生轨迹的地方。


5月深夜,汉旺镇,在那个曾经堆满尸体的操场,张昕宇点了3支烟,摆在废墟前,祭拜亡灵,百感交集。

8年前,他在这里被生死撼动。8年后,他们路过全世界再回到这里,对生命、生存、生活的认知,全部都有了新的定义。

很多人说张昕宇运气真好,一路上一直有梁红这样的妻子陪着。梁红太不容易了,陪老子走了这么久。

说这句话的人太小瞧梁红了,梁红身上一直有一股“劲”,这让她很坚强。而张昕宇也一直没有把梁红当成较弱的花,梁红是笔挺坚强的小白杨。

在环球飞行中,梁红成了首位中国运-12飞机的第一个女飞行员,在空中他们遭遇了积冰、雷暴、沙尘暴等诸多危险。

梁红作为副驾驶在旁边,沉着冷静地报数据,稳定地维持飞机姿态,如果没有她一飞机的人就很容易遇险。

张昕宇说:“梁红不是陪着我,是她也喜欢去看这世界。很多时候,在路上她的坚强、冷静、善良,都让大家刮目相看,也让我骄傲有这样一个媳妇儿。”

在世界尽头呼唤爱

爱人之间最好的相处模式,不是谁陪着谁,而是彼此在一起,两个人一起疯,一起走。

我印象最深,也是张昕宇他们最接近死亡的那一次是在马鲁姆火山。张昕宇打算在那里插一面中国国旗。

那是世界最活跃火山,火山被滚滚熔岩,台风、酸雨、毒霾包围,外国探险队很多年都没法下到火山口。

梁红说:“你如果出意外,我也不走了。”她决心生死相随。整整5小时的折腾,终于,在距岩浆仅275米的地方,他举起写有“中国”二字的旗帜。

触摸过死亡边缘的两人更加珍惜彼此,张昕宇曾在北极向梁红求婚,他没忘小时候的话,于是去南极结婚的事情提上日程。

出发前他们被多次警告“中国人做不到”。但张昕宇和梁红还是毅然决然地驾着“北京号”航船,带着4个伙伴出发了。

十几米高的巨浪打来,人在船舱里像丢沙包一样被抛来抛去,在晕眩和风浪间,几次他们都觉得要挺不过来了。而同行的4个伙伴在靠近南美大陆时,早已相继离开。

梁红在中途晕船极严重,吃不下喝不下,只能靠输液维持营养。

这种情况下,张昕宇说:咱放弃吧。

梁红说她要选择坚持。她站起来骂张昕宇:我们都走到这里了!你他妈跟我说放弃? 

他们在无边无际的大海中绝望行驶231天后,终于听到了亲切的中文:“北京号、北京号,这里是长城站,听到吗?”

两人瞬间湿了眼眶。

结婚那天,漫天的飞雪为证,可爱的企鹅为伴,他们交换戒指,在长城站石碑许下一世爱情。

德国总理默克尔也发来婚礼祝福:“爱情不是终日彼此对视,爱情是共同瞭望远方,相伴旅行。”

结婚并没有让他们停下脚步,反而坚定了他们继续前进的“侣行”。

看过世间万千风景,经历过枪弹与炮火的洗礼,他们更想为这个世界去做点什么。

2018年6月,他们来到卢旺达火山国家公园,用3000盏太阳能灯亮起“一只山地大猩猩”,以此呼吁全世界来保护山地大猩猩。

山地大猩猩是电影《金刚》里的原型,全世界的山地大猩猩现仅存1000余只。

五年的时间做准备,五年的时间在路上,今年是第十年,也是“侣行”的最后一年。十年的侣行结束,这只是另一个新故事崭露头角的开端。

张昕宇和梁红想先生一个小孩,未来他们会再次扬帆起航,去探索,去挑战自我。更远的未来张昕宇想开间茶馆,做一个讲故事的人,将他这些奇妙,勇敢的冒险讲给小朋友听。

旅行是人们对平庸生活的逃离,他们在“侣行”中寻找生命的意义,他们见到了更勇敢、更豁达、更坚韧的自己。

每一个时代,都有无所畏惧,勇往直前的人物。面对挑战,他们迎难而上,面对质疑,他们不忘初心。

END

作者:竹沥,用理性共情的笔调来书写人生百态。

猜你喜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