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记忆 | 李月福/家乡的浆豆腐

       

前几天和几位同事去山东冠珍轩豆制食品有限公司移动基站机房调测室分设备,看到院子里陈列着许多石碾、石磨,宣传栏里介绍了各种豆制精品及企业文化。触景生情,我油然想起了家乡的浆豆腐。

我的家乡是章丘区文祖街道东张村,村里祖祖辈辈的人们有手工做浆豆腐的传统习惯。浆豆腐的历史有多久,恐怕无人知道。

记得小时候三奶奶就做豆腐卖豆腐。每到晚上,三奶奶便将黄豆盛在簸箕里慢慢地把虫壳螂捡出,然后在水磨上干推成豆瓣,用水泡在盆里。天不亮,三奶奶便早早起床将经过浸泡胖胀的豆瓣在水磨上再推成豆浆,放入瓦瓮里,用大锅烧开水倒入瓦瓮使豆浆稀释,再把豆沫杂质撇出。这一步叫煞沫。然后在大锅上放一木制摞架,将稀释后的豆浆一瓢瓢一遍遍舀进一个白细沙布袋里,在摞架上将沙布袋里的豆浆挤出豆汁,取走豆渣,这是摁布袋。

锅再次烧开了,三奶奶便准备用酸浆点豆汁变豆脑了。

酸浆点豆汁变豆脑才是家乡浆豆腐的特色。当你在市场上买豆腐的时候,买到的是卤水豆腐或膏豆腐,卤味苦且有毒,膏属大寒药性。而俺家乡的特色酸浆凝固法是用大豆本身的成分发酵生成的酸浆。没有任何的杂味和副作用。

三奶奶从备用的瓦罐里将酸浆一瓢瓢慢慢放入开锅里的豆汁中,酸遇热豆汁,豆脑便一块块逐步形成了。这叫点浆。这时候,可将豆脑锅里的浆水舀出一些放入瓦罐里和点浆剩下的酸浆掺和在一起,剩浆作引子,常温下又一罐酸浆发酵生成了,以备第二天用。最后一步,将豆脑盛在一个条编圆筛里,用白沙布包起来,上面放一高粱穗杆串制的盖件子在摞架上把浆水压出来。大功告成,一撮味美馋人的浆豆腐热腾腾的出锅了。

这时天已大亮,三奶奶便在街头上敲着梆子叫卖起来。我们几个天真顽皮的小孩子就围着三奶奶唱:“梆梆梆,卖豆腐,一直卖到锅后头……”一遍又一遍地喊唱,直到和蔼、慈祥的三奶奶每人给一小块碎豆腐吃这才罢休。

家乡的浆豆腐白中透着金色,结实里藏着质嫩,味道纯正,口感清爽有韧性。

浆豆腐的吃法丰富多彩,炒着吃、炖着吃、炸着吃、凉拌吃、腌制吃、冻豆腐吃、酥锅吃、蘸酱吃等等。最爽的吃法是炸豆腐香(箱)吃:将豆腐切成四五公分的方块,半切开半公分厚的豆腐盖,然后将豆腐块掏成空壳,将调制好的肉馅塞入豆腐壳内盖好,放入油锅炸至黄褐色出锅即食。色彩鲜艳、外酥内嫩、味美可口,一道上乘的农家菜。

三奶奶虽早已离我而去,但三奶奶的音容笑貌却时常在我眼前浮现。欣慰的是祖祖辈辈的“三奶奶”们把做浆豆腐的手艺在家乡一代代的传承了下来。

朋友,当您听了三奶奶做豆腐的故事,您对俺家乡的浆豆腐有兴趣吗?如果有,欢迎来俺庄做客,亲口吃一吃,亲口尝一尝。更重要的是不要忘记点赞哦!

【作者简介】

李月福,济南市章丘区文祖街道东张村人,60后,农民工,爱好文学。长期从事移动通信室内分布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