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关于爱情的故事

 

第十四期讲他们这一年回想,为什么出发和侣行的意义,他们都来自北京从小学就认识,小时候的老张是个调皮的孩子,梁红见到他经常就是受着伤的,还说是他的偶像,这事你信吗?老张最喜欢的是机械,他父亲带着他做了一辆水陆两用汽车,北京青年报报道是北京第一辆民用水陆两用汽车;老张没上大学当过兵,部队有飞机就学着修飞机,部队规定后勤不能直接到机务,所以他努力通过了考试,最终到了机务,不是地勤是厨师;有过些经历总会有人问你们是富二代吧,老张的回复是“我们想当富一代来着”,从部队复员给安排工作,好几个老张都不愿干,后来听说不分配工作给两万块钱自谋职业,就立马办了。从一个冷饮摊到买羊肉串,再到豆腐机,豆腐机是老张每天到菜市场拿着尺子自己量好,做出来的,一共花了四万块钱,在当时这种机器要十七万,因为价格便宜后来有人向他们订豆腐机,由此赚了第一桶金;很快都又赔进去了;然后他们做起了首饰加盟连锁商。直到08年汶川地震老张他们组成救援队去现场救助,眼前经历的这一切,让他们想到生命有可能说没就没了,所以他们想要完成他们自己的理想,花了四年的时间做准备,就为了完成这些。

第十五期讲述一下他们的爱情故事,老张说他们是一加一等于一,他们是从初恋一直走到了现在,有一年的六一节,老张从廊坊骑自行车到北京梁红的学校找她,当时北京刚有第一家麦当劳,他就买了一麦当劳轰动了全校;还有一次两人吵架,下午老张就骑着摩托车到梁红学校,还把摩托车开到了二楼,在楼梯口摆着pos等她,然后手里拿着玫瑰花递给她说别生气了哈,梁红说好好好,不生气了,你赶紧走;你看这浪漫的。梁红说他们能够走到今天是因为他们共同经历了很多事儿,1999年老张面临着截肢问梁红,我腿锯了你还跟我吗?她说跟,必须跟,老张说仗义。因为这事在医院待了一年,体重也长了一百多斤,也许体重270就是从这开始的,所以他就筹划着给梁红一个不一样的求婚,不一样的婚礼,多年的夙愿在靠近北极的奥伊米亚康实现了。

这一季的结束也是他们的刚刚开始,这一季他们是完成自己梦想的开始,是给梁红一个不一样的求婚,下面他要完成更大的梦想,给梁洪一个不一样结婚。

下一季他们要亲自开帆船穿越20多个国家30个站点,最终到达南极,他们要在南极办一个不一样的婚礼。

THE END

岁月走过不小心踩伤了受了伤的心尖,痛、始终不曾明灭的萦绕着苍白憔悴的思念。是否前世我淡薄寡怜了你一世的情愫?岁月走过光阴的沧海,遗落了一路的伤碎桑田心愿,在年岁风烛蚕食里是否还有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