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

过年

2019年2月

正月初一

5

    “‘年’为何物?”

    “为什么叫‘过年’?”

    “怎么过年?”

     ……

     随着昨晚今晨手机微信群、QQ群里不断跳动的拜年问候吉祥语,我脑海里莫名其妙地闪现出了一个又一个的疑问。打开电脑,连上网络,我想试图整明白、弄清楚自己的这些疑问,我也想借此告诉自己的孩子们关于“年”的一些故事。

01

什么是“年”?

据“360百科”解释,“年”字最早的写法是一个人背负成熟的禾的形象,表示庄稼成熟,即“年成”。古时候所谓的“年成”指的就是这个。因此古代的字书把“年”字放禾部。由于谷禾一般都是一岁一熟,所以“年”与岁在日期数量上有相同周期了。上古的中原地区和藏族都是过年,后来变成了过岁(说法还是讲“过年”)。

另有一说,“年”在古代中国传说中是消灭了凶猛怪兽“夕”的神仙。“夕”在腊月三十的晚上来伤害人,神仙“年”与人们齐心协力,通过放鞭炮赶走了“夕”。人们为了纪念“年”的功绩,把三十那天叫“除夕”,即除掉了猛兽“夕”,为了纪念“年”,把“初一”称为“过年”。

02

记忆中的“年味”

我是土生土长的农村人,生于苏北,长于苏北,直至读大学都是生活在寸步不离的农村,农村的小河、沟渠、石桥、芦苇、沃野、田埂、菜地、草堆、土路、碎石子、瓦房、水井、木板凳、炊烟、鸡鸭猪样……连同农村人豪放不羁的呼喊声、争执声、吵闹声、叫骂声、嬉笑声……一切的一切都残存在我的记忆深处,打开记忆的盒子,仿佛一切就在昨日,仿佛一切就在眼前。

 农村人过年有一层厚重的节日色彩!记得小时候,临近过年时,家家户户都会提前备好各种各样的年货,烟酒糖果、大鱼大肉、白面馒头……烟酒糖果自是不用多说,鱼是从农村集体承包的鱼塘里拉网捞起的活蹦乱跳的大鱼,临近过年时,每家每户按人头总能从村集体分到好几斤鲢鱼。肉是自家屠宰的大白猪,有的是几户人家一起分一头猪,也有的就是直接从肉品市场买的。而白面馒头往往是自家蒸制的,或者几户人家合在一起蒸制出来的。在我们那里,白面馒头是那时候农村人过年时必备的年货。印象中,为了蒸制出的白面馒头更加美味,往往需要提前好几天备料,馅料一般是萝卜丝猪肉、雪菜猪肉、萝卜丝小虾米、赤豆等。刚刚出笼的馒头热气腾腾,软乎乎的,用手一按马上就能反弹,有时还要在蒸制出来的馒头表面“点红”。所谓“点红”,实际就是在馒头上面借助筷子或者其它工具点一种食用色素用以装饰点缀,最终呈现出的是一个黄豆粒大小的粉色“小圆点”。大人们有时会给家里的小孩子额头正中央位置也点上一处粉色的“小圆点”,看上去很可爱,小孩子也觉得像是得到了什么奖励似的,手舞足蹈、活蹦乱跳,表现出特别开心的样子来。

 早些年,豆腐也是我们那里农村人过年时的必备年货。平时的豆腐都是买的,而过年时的豆腐一定是自家的大豆磨制出来的。豆腐是在私人豆腐坊里磨制出来的,因为方圆几里地就一家豆腐坊,所以必须要提前预约排队。磨制豆腐的设备也很简陋,圆形的大石磨,蒸制豆腐用的铁锅很大很大,直径足足有一米多,看上去很厚实。从磨豆、滤浆、煮浆到点浆等,所有的一切都是靠人工凭经验做出来的,费时费力,所以豆腐坊的师傅们那几天也特别辛苦。当我看到那磨制出来的新鲜豆腐,闻着那豆香四溢的味道时,就感到特别舒服,感到从鼻尖到脑门心有一种通透!

 除了准备吃的,快要过年的时候,家家户户都要把屋子里收拾得干干净净,房前屋后也都要打扫一遍。旧时农村有一个“掸尘”的习俗,就是拿一根长长的竹竿,上面拴一个鸡毛掸子,把房梁、顶棚及四周墙壁等彻彻底底地打扫一遍,去除上面的蜘蛛网或灰尘等,这是因为过去农村人平时只是简单地扫扫地,只有要过年的时候才会进行一次“大扫除”,而现如今,大家的居住条件好了,卫生习惯也好了,平时家里也注意收拾,所以“掸尘”的习俗也就自然而然地消失了!

 到了大年三十(俗称“除夕”)这一天的下午,家家户户都开始忙着贴福字、贴春联,门框和窗框上还会贴“喜钱”。说起春联和福字,想必大家都不会觉得陌生,华夏大地,天南海北,全国各地似乎都有贴福字、贴春联的习俗。春联是“对联”的一种表现形式,“对联”又称“楹联”或“对子”,是写在纸、布上或刻在竹子、木头、柱子上的对偶语句。对联讲究对仗工整,平仄协调,是一种极具中国特色且韵味独特的语言文字艺术形式。过年时贴的春联有“五字对联”和“七字对联”,还有“横批”,印象中的“横批”最常见的就是“招财进宝”、“财源广进”、“姜太公在此百无禁忌”等。而所谓的“喜钱”就是用刻刀在预先裁切好的一叠红纸上镂刻出一些花纹图案,通常还会在上面镂刻出“福、禄、寿、喜、财”字样的图案,下边缘还会镂刻出一排齐整的小三角形或花瓣状的图案。宽一点的门框上贴五张“喜钱”,窄一点的门框上贴三张“喜钱”,窗框上贴一张“喜钱”,有的人家还会在床框中间贴一张“喜钱”(以前的床,在铺板四周上面是有“床框”的,简单一点的只有四根木柱,上面四周架起“连梁”,复杂一些的正面左右各一块木质的立板,上面还有一块横板,立板和横板上会雕刻各种图案,俗称“雕花床”。设置“床框”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架设“帐子”,而雕刻图案是为了装饰美观。)另外,更有一些人家还会在家里的自行车、平板车、粮仓、井口、鸡窝、羊圈、厕所等上面也贴上“喜钱”。贴“喜钱”的目的就是为了驱邪,图吉利!

 过年,对于农村人还有一件头等大事,就是要“敬神”、“敬菩萨”。旧时的农村,家家户户都有烧饭炒菜用的大炉灶,都有养猪的围栅栏(农村人称之为“圈”,发音为第四声的“juan”),农村老百姓认为“灶”有“灶神”,“圈”有“圈神”,所以除夕那天会在“炉灶”上贴上新的“灶神像”和“对联”,曰“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在牲畜的“圈栏”上贴上“圈神像”和写有“六畜兴旺”字样的红底小横幅,然后敬上一炷香。“灶神像”的前面还要供上一些瓜子、果仁、水果什么的。

 记得父亲在世的时候,贴完春联、喜钱之后,还会拎着一只装有白色石灰粉的蛇皮袋在家前屋后的空地路面上打出一个个又大又圆的白色印迹,俗称“打ten子”(农村方言,不知道字是怎么写的)。

 除夕的那天晚上,各家各户满屋子的灯光照亮四壁,一家人围坐在一起热热闹闹地品尝香喷喷的年夜饭,欢声笑语,感受着家人团聚的快乐与幸福!那时的快乐和幸福很简单,很朴实!

 第二天一早,大人小孩都早早地起床,吃完早饭,妇女和老人留在家里,并准备好香烟和糖果,男人们和男男女女的孩子们会出去穿上新衣新鞋,挨家挨户地笑盈满面地拜年问好,男人们会在拜年的人家获得一根香烟,孩子们会获得一大把的糖果,一大早一大圈拜完年,男人们会收获好多根香烟,孩子们的口袋也是塞得满满的糖果。吃过午饭,原本上午留在家里值守的妇女也会出门拜年,但不会像男人和孩子那样挨家挨户地去拜年,只是邻近的十几户或者二十几户人家走一走,拜拜年,这大概是因为受过去“男主外,女主内”的旧时思想的影响吧——女人们的交流圈子不需要像男人们那么广泛!又或许是因为女人们的体力不像男人们那么充沛,毕竟像男人们那样一个村组(以前叫做“生产队”),有时甚至还要邻近的村组走一走,一大圈走下来真的挺累的。

03

现代人过年

在以前,人们常说“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现如今,或许是因为大家的环保意识提高了的缘故吧!又或许是因为政府宣传管控得更加严格了的缘故吧!昨晚的夜空中,虽然也能零零星星听到几次连串的鞭炮声,虽然也能偶尔看到空中升腾绽放出耀眼夺目的五彩烟花,但明显比以前安静了好多好多!

      今非昔比,现代人过年跟以前大不相同了,虽然还有不少地方依然保留着过年贴对联、贴福字,过年回家团聚、走亲访友的习俗,但明显比过去淡了很多,明显改变了很多!也没有过年一定要添新衣的说法了,也没有过年一定要呆在家里的说法了,好多人选择出行旅游、购物休闲去了,还有一些人还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忙碌着、坚守着……跟过去比,少了很多条条框框的旧规矩,多了很多轻松自由的选择,这是时代的改变,也是思想的进步。

04

过年意味着什么?

当我一个静下心来的时候,我在琢磨着,现如今,过年到底意味着什么?或许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心理感受!

对于一部分人来说,过年是一种信仰!

对于一部分人来说,过年是一种寄托!

对于一部分人来说,过年是一种快乐!

对于一部分人来说,过年是一种煎熬!

对于一部分人来说,过年是一种放松!

对于一部分人来说,过年是一种紧张!

对于一部分人来说,过年是一种欢聚!

对于一部分人来说,过年是一种离散!

对于一部分人来说,过年是一种休闲!

对于一部分人来说,过年是一种忙碌!

对于一部分人来说,过年是一种热闹!

对于一部分人来说,过年是一种空寂!

对于一部分人来说,过年是一种期待!

对于一部分人来说,过年是一种忘却!

对于一部分人来说,过年是一种符号!

对于一部分人来说,过年是一种回忆!

……

05

我的感受

对于我来说,过年是一种说也说不清,道也道不明的五味杂陈,百感交集。看着外面道路上偶尔驶过的汽车,公园里三三两两的游人,空中舞动着翅膀的小鸟,我感到了一种安静、平和!没有往昔的车水马龙,没有往昔的喧嚣繁杂,没有往昔的匆促忙碌……这或许是“过年”给我最好的一种礼物和恩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