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后夫妻花一亿,在全球上演了一场极致的“生死浪漫”之旅

     

情感  |新知  |  文化  |  生活  |  抟物馆

《飞屋环游记》场景再现

2008年,有两个人,做了一个十年环游世界的计划。

听起来这是不切实际的幻想?并不是,2018年他们协力实现了当初的诺言。

十年间,他们北极求婚、南极结婚,下过南太平洋的火山,去过世界上最寒冷的村庄露营,深入过墨西哥堆满残骸的圣井,还被恐怖分子悬赏五万美金追杀……

他们就是张昕宇与梁红夫妇。

文/咸鱼

张昕宇与梁红,从小在北京的胡同巷弄里长大的,在穿开档裤的时候就彼此相识。

张昕宇命途坎坷。他没上过大学,开过小吃铺,摆过冷饮摊,卖过羊肉串,还承包过公共厕所,打扫过街道……干的都是不挣钱且脏累差的活计!

如果张昕宇是一个“无为青年”,梁红自然看不上他。

事实上,张昕宇虽没上过大学,但脑子比谁都灵活。

当张昕宇的“江湖”生涯屡屡碰壁的时候,他转行去卖豆腐,却在准备转行成为“豆腐东施”的时候,竟发现了制造豆腐机的商机,并由此获得一大笔钱财!

虽然后来被人举报失去了这笔横财,但是可以从中看出:

张昕宇是一个脑子非常灵活的人,而脑子灵活的人,人生永远没有绝路!


事实证明梁红眼光很准,就在张昕宇退伍并投身创业之后,他的天分被充分的显现出来——短短几年,他们就依靠做首饰加盟商成为身价上亿的企业家。

有了钱,一般人会干什么?

当然是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啊,然后过上香车美女的“腐败”生活。

电影《唐山大地震》

但是张昕宇却不,在2008年,他想做点更有意义的事情,比如,捐助灾区。

说干就干。

在2008年5月15日,张昕宇成立了“北京希望”救援队,携各种赈灾物资进入德阳汉旺重灾区进行救援。

但灾区里残酷的景象,改变了张昕宇。

他发现,生命太脆弱,脆弱到根本经不起等待。

明天和意外,谁知道哪个先来?既然不知道,干脆就不要等待,直接“侣行”吧!


张昕宇构想出了“侣行”这个概念之后,立刻找到了梁红,两人竟一拍即合。

所谓良人难觅,知音难寻。既然良人和知音都拥有了,那还等待什么?于是张昕宇与梁红两人马不停蹄的踏上了考证的路程。

两个人都考了什么证呢?

2003年接触船艇运动,2004年开始探险运动,2006年学习野外求生,2007年取得潜水执照,2010年取得帆船驾驶执照……等等考了十几个证书。

两个人都学习了什么技能呢?

从2003年开始,逐渐学习摩托艇、热气球、直升机、帆船、攀岩、潜水、滑翔伞、通讯、摄影摄像等数十个行业的专业技能。

这简直不像是旅行,而像是去参加奥运会全能选手的竞赛。

五年后,证书和技能都已经到手,两个人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准备卷起袖子大干一场,秉承着深入龙潭虎穴的精神,两个人把目光瞄准了「天堂之门」——马鲁姆火山。

他们为了采集火山样本,与岩浆近距离接触,在这里插上了中国的国旗:


后来,他们还去了废弃的核电鬼城切尔诺贝利。

很遗憾的是,整个城市,至今都还笼罩在核辐射的阴影之下,因为核辐射残留,出入必须穿防辐射衣服,乘坐重型防辐射车辆。

但即便如此,他们还是遭遇影响,在五年之内不适合生孩子。


他们还去了世界上最寒冷的村庄——奥伊米亚康露营。

你能想象吗?当时室外温度有零下 70 度,冷的就连生物可能都难以生存,但是他们仍旧坚持室外露营。

他们一路都在挑战自己的生理极限,也一路都在尝试寻找来自世界的善意,并留下自己的善意。

他们在阿富汗修复了巴米扬大佛。

那是一座被当地的塔利班武装政府亲手炸毁的大佛,但他们利用中国先进的建筑投影技术,光影还原了阿富汗巴米扬大佛。

“巴米扬大佛,被中国人还原了。”张昕宇这一壮举震惊了全国。

但随即,也为侣行夫妇带来了生命危险,恐怖分子开始贴出他们的悬赏令,身价从五千美金涨到了五万美金,前提是要提供他们的割头视频。

他们在“非洲之心”点亮3千盏“猩灯”。

所谓“非洲之心”,就是卢旺达、刚果民主共和国和乌干达三国交界的维龙加山脉,这可不是普通的山脉,这里因为生活着一种濒临灭绝的野生动物山地大猩猩而全国闻名。

但遗憾的是,即便戴安·弗西拼尽了生命,灾情、人祸、疾病等依然致使猩猩数量锐减。

张昕宇和梁红很是痛心,决定要用三千多盏灯,点亮“非洲之心”,以呼吁全世界重视山地大猩猩:

而这,是侣行夫妇留给世界的善意。

穿越197个国家与地区,当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光是交通工具,侣行夫妇就几乎尝试了一遍。

有时乘坐帆船,遨游于海洋之上:

有时乘坐彩虹气球,飞翔在蔚蓝的天空:


(为致敬曼德拉,在南非的他们制作了彩虹气球,复原了《飞屋环游记》的美丽浪漫的场景)

有时驾驶飞机,飞跃山地和田野:

有时开汽车,越过荒无人烟的雪地:

这一路上,他们虽然挑战着种种残酷的生存环境,却也在这残酷中,收获了些许温情与惊喜。

当然最大的惊喜来自于张昕宇。

张昕宇与梁红成为第一个于冬季抵达世界寒极奥伊米尔康,并成功露营的中国人的时候,张昕宇突然单膝下跪,向相恋17年的梁红求婚。


梁红被吓得不轻,一边大喊,这事我不信!一边频频点头,连喊数个“愿意、愿意”,场面一度爆笑至极。


张昕宇的求婚,的确没有丝毫预兆,但只有张昕宇知道,他爱慕梁红爱慕到了骨子里。

张昕宇和梁红随后自驾帆船,穿越南北半球西风带抵达冰雪之乡南极,完成他们的婚礼。

在婚礼中,张昕宇还深情的朗读了德国总理默克尔写给他们的祝福:

“爱不是终日彼此对视,而是共同瞭望远方、相伴旅行。”

或许会有人说,柔弱娇小的梁红跟着张昕宇真的是吃尽了苦头。但正如只有梁红知道张昕宇的细腻、浪漫一般,亦只有张昕宇知道梁红的独立、坚韧。

在知乎对于张昕宇的采访中,张昕宇曾说:

说梁红太不容易了这句话的人,太小瞧梁红,也太小瞧现代的女性了。

梁红是谁?

她可是世界上第一位抵达世界寒极奥伊米尔康并在零下53摄氏度露营成功的女性,还是中国运-12飞机的第一个女飞行员。

外人如我们,从传统的角度看待梁红,只能看出她的善良与温柔,但是真正懂梁红如张昕宇,深知她骨子里的刚烈。

在马鲁姆火山,因为太过危险,张昕宇执意要一个人下到火山口附近,走之前梁红说“如果你出意外了,我也会跳下去。”

梁红的刚烈,可能远超一些看似阳刚的男人。

侣行夫妇回国后,将自己的“侣行”视频在互联网上分享。

网友们看完后感慨道:

《侣行》是中国版的《荒野求生》,没有剧本,没有导演,没有刻意的妆容与造型,也没有专业的摄影、摄像、剪辑。也以说是中国最野味的综艺节目了。

的确,《侣行》为我们呈现的,是真实。

在这个充满了争执、矛盾、纠纷、丑恶、暧昧的世界里,我们太需要像《侣行》一样令人热血沸腾的综艺了。

果不其然,《侣行》一经推出,火爆了两岸三地。

一些人的疑问也随之而来。

张昕宇说,他被问到地最多的问题是:“你们的勇气从哪里来?你害怕么?”

张昕宇坦诚,多数时候:

“恐惧感都像蚂蚁爬满了全身每个毛孔”。

但是当他曾亲眼目睹一位腿被炸烂的青年微笑着说:“至少我还活着”的时候,他突然间就什么都不怕了。

因为那位青年教会他,失去勇气,比失去生命更可怕。

十年的“侣行”,张昕宇与梁红,穿越半个地球,北极求婚、南极结婚,一起从亿万富翁到被悬赏通缉。

十年的“侣行”,张昕宇与梁红,横跨太平洋,走遍197个国家和地区,上演了一场惊险的生死浪漫之旅。

不可谓不传奇。

而他们的旅行,也证明了在西方国家眼中“神秘”中国人的力量,正如白岩松所说,他俩让我们看到:

中国人已经可以走得更远、更个性了...

虽然张昕宇与梁红已经走遍了世界上绝大多数的国家和地区,但是他们的激情却始终未曾消褪。

有人曾问张昕宇,长途旅行,内心不会产生漂泊感吗?

不,没有人会因为长途旅行而产生漂泊感,没有根的人才会如浮萍一般漂泊。所以,张昕宇回答说:

“只要梁红在我身边,我的激情永远不会消褪。”

而梁红则笑着说:

“我们以前也探讨过,他说可能到了70岁还这样,我说那好吧,到了70岁我们还接着玩。”

张昕宇与梁红的故事,还在继续……

一如歌曲中唱的那样:

“敢在天地留足迹,且为将来留回忆,感情是漫长行旅,我们是最佳伴侣。”

End .

·

·

要不要    和  分享到票圈   ?